• 摘要:

    2020年5月23日,“百团大战矿业峰会·丰水期之战”在成都顺利举办,本次峰会由百团大战、节点咨询、金色财经主办,莱比特、算力360联合主办。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至今还在全球蔓延,已经造成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5月12日比特币按既定规则完成第三次减半,大量低效矿工被淘汰;同月丰水期也如期而至。

    当经济衰退、比特币减半与丰水期三重因素叠加在一起,这些挑战与机遇将怎样影响矿业?新形势下矿工如何投资决策?

    聚焦这些矿业关心的问题,“百团大战矿业峰会·丰水期之战”5月23日在“矿业之都”成都汇聚顶级行业领袖,共同探讨新形势下矿业2020年发展前景。

    本次峰会邀请到了众多业界大佬和行业人士与会,包括波场创始人和BitTorrent CEO孙宇晨、嘉楠科技董事会联席主席孔剑平、莱比特创始人江卓尔、算力360联合创始人张璐、蜘蛛矿池创始人陈华、比特大陆销售负责人戴鹏程、BTC.con CEO庄重、币印联合创始人朱砝等。

    本次峰会邀请到BitTorrent CEO孙宇晨通过视频为大会做开幕致辞,孙宇晨指出中国占据矿业算力的65%以上,而四川地区的算力占整体矿业算力的50%以上,本次比特币减半对传统矿业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随后峰会正式开始,首先是莱比特创始人江卓尔发表主题演讲“如何把手上的矿机增加10万倍”。江卓尔表示区块链是生产关系工具,是管切蛋糕的,而不是做蛋糕的生产力工具。什么叫生产力工具呢?比如说AI,做蛋糕的工具可以生产出更多的东西,创造出更多的财富。但切蛋糕压过做蛋糕,枪杆子里边出政权,统治阶级有权力切蛋糕。区块链和比特币最大的价值在于,它通过去中心化,对枪杆子免疫,哪怕强如美国政府,也无法禁止伊朗人使用比特币。

    江卓尔强调构建自己的业务体系,矿工永远不会被甩下车,大部分早期囤币的人现在都不在了。从最初的币价到,2017年最高的价格1万美元,涨了一万倍,几乎没有人拿到一万倍。做矿工有一个好处你不需要想象力,你在牛市期间挖矿,矿机是舍不得卖掉的,没有人会卖掉下金蛋的鸡,矿工是一直在挖矿的,矿工是随着比特币一直增长的,最早的矿工都还在。不管用自己的机器挖矿,还是找其他的人进行挖矿,你已经在做类似公司的经营层,把自己的业务体系构建在挖矿的基础上。

    江卓尔提到,挖矿越来越专业化、规模化,散户难于参与,有不少等着散户去跳的坑,比如云算力贵、坑多且不靠谱。联合挖矿是散户参与挖矿的最佳模式。因为联合挖矿模式的本质是跟专业大矿工合伙做生意。和大矿工一起批量采购矿机,享受大客户价,以市场托管价提供电力,维修、物流等和大矿工共享规模优势;仅在挖矿盈利时,收取18-25%纯利润分红,不盈利不收费。欢迎大家来必挖(b.top)参与联合挖矿。

    江卓尔指出,比特币,多一种选择,多一份自由,这是自由主义的意义所在。比特币的刚需建立在对暴力对抗之下,它在暴力之下为我们争取到了新的选择,新的自由。

    随后蜘蛛矿池创始人陈华上台发表了以“矿机和BTC质押借贷的探索及实践”为主题的演讲。陈华表示,蜘蛛矿池针对持有BTC或矿机,并且有现金需求的用户推出BTC与矿机质押借贷业务,并在常规的质押借贷的规则中解决用户体验的核心痛点,升级推出带“保险”的BTC质押借贷,辅以期权工具的质押模式,优势在于:质押率更高、安全性更高、低成本、灵活性。并在不断探索更多可能的同时,期待能与更多行业伙伴合作,共同体验和见证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改变投资逻辑及生活环境的未来。

    在演讲之后是圆桌讨论“硬件or算法”,邀请了来自矿机、学术界和矿池业的四位嘉宾:神马矿机官方代理商Sully Yu、北大计算机系肖臻、BTC.com CEO庄重、蜂窝网创始人胡东海,本场圆桌由金色财经内容总监王瑜琨主持。四位嘉宾在圆桌上分享了他们的精彩观点。

    Sully Yu指出,我们看到传统矿史的业务是在转型,本质上是需要更多的业务利润来增加运行,减半之后收入是减少的,挖矿是上升的,后面的新矿机和生产,今年到明年来看算力会逐步的往上推,往上推收入又减半挖矿越来越困难。在越来越困难的环境当中我们在行业需要更精细化的管理,可以看得出来规模化还有资本界会产生。

    肖臻提出,矿机跟通用计算机相比有着本质的区别。对于通用计算机来说,计算结果的正确性是第一位的,比如用于云计算的服务器或者像我们搞科研用的计算机,如果计算的结果是错误的,那危害是很大的,对科研工作有很强的误导,这样的计算机是没有用的。相比之下,如果矿机算出的结果是错误的,并没有太大的危害,因为很容易验证,错误的计算结果可以被丢弃掉。所以设计矿机芯片的时候运算速度是第一位的,精度反而是不那么重要了。这是跟我们传统做科学计算本质上的区别。肖臻研究员还指出,区块链技术在很多行业有巨大的发展潜力。虽然联盟链一般是不挖矿的,但是技术层面有很多相通之处,个人和企业的发展要和国家战略需求结合在一起才能真正发挥出作用。

    庄重表示,挖矿行业不再是红利的阶段了,以前算力跟不上市场需求,这时候基本上有矿机生产就有赚,定价权在矿机厂商这里。现在矿机厂商没有那么大的定价权利,跟行业的关联度非常大,随着规模化的挖矿产业,甚至未来联合挖矿会更主流,这种情况下更多的是矿机投资者和矿机厂商合作的关系,普通朋友来说进入这个市场难度更大。还有一个安全性的问题,这是大家一直关心的问题,特别是减半之后,安全成本下降很多。比特币目前算力成本挺高的,短期内即使遇到价格下跌导致攻击可能,交易所都需要增加交易确认数。长期看根本问题是币价低了不能维持系统安全,这是无法解决的问题。

    胡东海认为未来的矿工行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矿机厂商虽然矿机价格有它的生产成本和资金成本,最终的定价条件不在矿机手上,不在厂商手里,矿机的定价在于币价、电费、矿工对挖矿的预期。矿机厂商定不了它自己生产的矿机的价格,定价权不在矿机厂商手里。矿工的群体发生了很大变化,基金化越来越明显,资本机构化还是理想的,这种情况下未来市场还存在合规化情况大部分的上市机构进来的话,对很多我们常见的个人矿工影响很大,因为他们的服务成本越来越高。

    “硬件or算法”圆桌之后是算力360联合创始人张璐的演讲,主题为“挖矿2.0时代”。张璐表示,如今挖矿行业的基础设施越来越成熟,产业服务也越来越专业化、精细化。趁着全球消费市场的细分垂直领域的大爆发,基础设施愈发完善的挖矿行业也迈进了“挖矿2.0时代”:了解真正的用户/市场需求,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 大量C端用户进入挖矿行业,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产品,这是所有B端需要思考的问题,而算力微店SaaS平台就是通过“保姆式深度运营”,从产品设计、技术匹配、运营、客服、销售体系等多维度,为B端布局挖矿行业提供全套解决方案,无论是矿工、社区、KOL,还是仅依赖私域流量的普通人,都能通过算力微店实现自己人脉资源的合理变现,同时,也为自己的人脉创造更多投资价值。

    张璐表示,算力360商城和算力微店采用的是“松-紧耦合”双模式,方便无算力流量方实现“算力/矿机采购——开店——运营/销售/客服——客户/订单管理——收益发放”一站式服务,也方便算力持有方——矿场主们能一键开店,迅速回笼现金流,减少资金风险。得益于与6大矿机生厂商的深度合作以及30+自营矿场,算力360商城主打“货最全、价最低、最优质的算力大宗采购平台”,而算力微店以互联网银行架构体系,提供最先进、最安全的挖矿算力分销SaaS服务系统提供商。“采购算力,找算力360;销售算力,找算力微店。”最后张璐总结道。

    随后是上午的第二场圆桌“矿池的未来之路”,参与嘉宾分别为OKEx矿池小明、蚂蚁矿池联合创始人田鑫、币安矿池负责人何可人、币印联合创始人朱砝。本场圆桌由力说创始人张力主持。

    蚂蚁矿池联合创始人田鑫提出,从最早的挖矿和比特币后来发展到区块链的市场,看之前的10年,大家之前对算力都没有太多的概念,最早的时候很多矿池不是很规范,规模又小,很容易造成一些对全网算力比较危险的事情。我在之前的采访中有说过,我比较拥抱和喜欢很多新加入矿池的伙伴,因为这样会让算力更加分散,最起码全球的网络是安全的,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就达到51%的攻击。这是一方面,未来10年变化矿池更多的是保护比特币网络,会变成更加贴近服务化的产品。

    币安矿池负责人何可人指出,挖矿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我觉得甚至是比较核心的产业,只有矿工挖矿才可以维持网络的安全性、稳定性,交易所的很多交易才会被确认。交易所是基石一样,把所有的算力记录在一起,进行挖矿记录,搜集之后分发。矿池在这个过程中是为了让挖矿事情变得更稳定,矿池稳定了,矿工稳定了,网络安全才稳定,矿池是非常重要的角色,是基石的角色。回想前几年用电脑挖矿跟现在的格局完全不一样了,进入行业用户来看,从早期的草莽的阶段到现在的越来越精细化、专业化、规范化,这也标志着行业由粗狂向精细化转变的过程,对行业来说是成熟化的标准。下一个10年矿工是从白银到黄金,是好事情。

    币印联合创始人朱砝认为在区块链行业,矿池和钱包几乎是唯一直接服务比特币主链的设施,重要性很高,因为矿池打包交易,区块链高度(长度)才得以不断的延续。反而盈利能力最强的矿机商、交易所其实都不是直接服务于主链的业务。矿池业务盈利能力远不如交易所和矿机商,即便如此,今天还是有很多的交易所来做矿池,这也从侧面说明矿池和钱包在行业里边江湖地位不是钱能衡量的;即便不挣钱,行业的大佬还是想要把矿池这个比特币生态中最重要的一环掌握在手中。

    OKEx矿池小明认为,作为矿工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基础去挖矿,算力越高,算力越大,它得到BTC的可能就越大。何总聊到,矿工在自己看来是底层的架构,对我们来说矿工是最上游的,我们是交易所属性的矿池,我们不管在区块链的哪一头我们除了做矿池都是弱势群体。以后的10年我们要抱团。像我们做矿池,就把矿池搞成一家人,最好是整整齐齐,不要像外界聊的已经到了白热化.

    下午大会以比特大陆蚂蚁矿机销售负责人戴鹏程的主题演讲开始,演讲主题是“矿业江湖这4年暨2020挖矿新机遇”。戴鹏程表示2020年的新机遇——第三次减半,这是一个新起点。今年是挖矿非常好的一个时期,今年枯水期到来的时候全网的算力,会把一部分老旧机型淘汰掉。今年非常合适有一个时间节点。算力进入百T的时代,矿机厂商做到30J/T以内,矿机的产能要等后面丰富之后。

    戴鹏程提出,现在的政策非常开放,前段时间四川支持水电挖矿,相当于做了水电销纳园区,招商引资让企业进入,给的电价也特别便宜。昨天看到四川木里县要给挖矿企业进行一部分的取电,它是推新增的比特币挖矿进行报废,对老的没有太大的影响,政府层面都是交了路网费和税费都是会支持的。

    紧接着戴鹏程演讲之后的是下午的第一场圆桌论坛,主题为“DeFi VS. CeFi”,嘉宾分别为Morecoin联合创始人陈开旺、虎符鲁炳铨、贝宝金融悟空、DeFi投资人余半城,主持人是哔哔News创始人小龟。

    Morecoin联合创始人陈开旺表示,说起Defi和CeFi什么时候会爆发,我认为什么时候世界范围内大的国家政府机构出示明确的政府文件,规范Defi和CeFi的发展,这是我们行业大爆发的充要条件。 Defi里包括借贷、支付和稳定币等等,比特币是Defi支付领域里最典型的应用。我们公司除了有蘑菇Morecoin数字资产托管类的Cefi金融服务,还有开发一套关于Defi的基于EOS的稳定币产品Pizza-USDE。所以,Defi和Cefi不会根本性的对立开来,在未来会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 只要政府真的出来一些规范,让我们知道怎么要发展,我相信场外更多的用户会来到我们的圈子里边,更多的人来到我们圈子里边说明他们带更多的资本进来,资本和人的发酵能够使我们整个行业发展越来越好。

    虎符鲁炳铨提出,可以把Defi产品列成一个一个小银行,在这些Defi银行里边当时存款的数据是10亿美金,经过312市场那波大跌,现在所有Defi产品的质押资金应该是在7到8亿美金左右,无论是从交易所交易资产规模还是链上转帐数据来看,单纯是“币圈Cefi”里的三大任意一家都是超过现在Defi的行业的整个规模的,更不必说整个庞大传统金融Cefi了。拿深圳证券交易所举例,14-15年牛市中国股市有二亿股民炒股,单纯一个季度的手续费贡献超过了现在的Defi的储蓄资金。或许有人会说Defi比CeFi更透明,但很多中心化的商业金融机构也是可以做到这一点,它不去做的原因是考虑到自身的商业化才不去做,并不是说没有这个方面技术解决能力。但长期来看,Defi产品可能会出现一套更自组织可编程的审计协议自下而上去改变现有金融的一些弊病,达成更高效的“自金融”的状态。

    贝宝金融悟空表示,偶然机遇同时在defi和cefi领域创过业,同时他自己也是矿工,天然对各类金融产品都有试用,他认为DeFi和CeFi有两个点很重要,一个是使用效率,另外一个是信任机制。目前defi基于开放式无准入系统,大大提升了潜在推广效率,同时又因为目前所有的区块链底层体系还太完善,当体量到一定规模上出现过种种安全事故,私钥管理对新用户也不够友好。贝宝主要服务机构和大客户,其需求为通过信任一个安全可靠专业的金融平台,有完整的风控系统并经历过市场考验,用金融产品来降低市场波动风险以及提升收益。我觉得Defi和CeFi是各有所长,未来会长期共存,只是受众人群和场景有区别。

    DeFi投资人余半城认为Defi和CeFi区别是一个是支持机构托管的交易,一个是支持点对点的交易,这是两个核心。包括去年和前年出了很多Defi的产品,它的核心是用户掌握,是双方信息充分情况下完成自主交易。CeFi是大部分用户没有自己掌管的能力,他放在平台上,在平台的场景金融下在托管情况下完成交易,这是CeFi和Defi的区别。

    圆桌之后是BKEX研究院副院长伯翰带来主题演讲,演讲主题是矿业生态布局之路。伯翰指出2020年被誉为减产元年,对矿业生态和数字资产市场来说都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当减半遭遇疫情的时候,两个历史性机遇相互碰撞,过往市场经验不再具备参考性,尽管随着国内疫情的缓解。恐慌情绪逐渐被消化,市场再回暖,比特币还一度突破了1万,市场对减半行情期待有所回升。尽管5月20号减半后调整了挖矿难度,全网难度下调6%,单位算力收益较之前有所提高,手续费也有所增加,占到总奖励的比重由3个月前的1.22%,上涨到现在的26.75%,矿工的收益得到了一部分的提升,但手续费的上涨又会影响到交易体验,同时还意味着网络拥堵。双重因素可能会迫使一部分的投资者离场。

    伯翰认为从长远来看,对币价的上涨是不利的,至于矿机,有45款老比特币矿机无法获利,面临淘汰,整个矿业市场在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市场规律会促使行业优胜劣汰。行业陷入了微型死亡螺旋:区块链奖励减半之后矿工会选择离场,离场之后算力会下降,出矿的间隔会增加,矿工获得的奖励会减少。

    第二场圆桌主题为“算力之美”,参与的嘉宾分别是火星云矿总裁商思林、KEX矿池CEO潘磊、Morecoin蘑菇·蒋涛、币信CEO刘飞、万有算力李希希,主持人为PaNews联合创始人兼主编毕彤彤。

    火星云矿总裁商思林指出,难度的下调是算力的下降,算力的下降直观原因是跟减半有关系,减半币的数据直接从每十分钟12.5个减少到6.25个,我们抛出312币价下跌的因素,减半的效应现在没有直接展示出来,现在是9000美金,其实在很多主流矿机挖矿的回本线以上其实并不高,差不多在8000美金左右。在这样的情况下首先是减半带来的S9上一代机王挖了4年,很多因为电价的原因要关掉,目前大家都盼着丰水期来再挖一些,两毛三左右S9可以挖,丰水期大规模到来之后会上涨。核心原因是新矿工的进入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快。观望的情绪目前为止比较浓,减半后的市场情况大家有观望,影响矿工进入。现在进入成本非常低,大家知道挖矿是用进入成本锁定未来2-4年的挖矿周期每天获得比特币的成本,现在成本无论是矿机还是电力还有平台各方面的服务费用,其实都已经降到了历史上非常低的水平,现在是一个很好的一个进入时机了。随着大家对形势进一步的判断,仅仅是明确算力,我个人认为会保持快速增长,现在是比较短的情况。

    KEX矿池CEO潘磊表示,这个问题好像大家在这里报价,丰水期的电价往年一般是两毛多,以前5月底进入,今年也不会差一两天。我感觉今年电价比往年低,后续矿场会着急,因为现在没有进丰水期,还有新鲜血液没有流入,往后各大矿产会拉人,到时候电价是矿产有利的武器。现在比特币的成本就是电价,电价低一些更实在,往后丰水期矿产和预算力更多的是电价硬实力。今年是进入矿业的好时机,今年很多的矿场也在新建,就导致这个行业的竞争会越来越多。我估计一毛九的电价低了,我估计电价在两毛多。

    Morecoin蘑菇·蒋涛表示,不认为电价是整个挖矿里边的决定因素,我个人认为矿业里边最重要的一点是个人信用。这一点对老矿工感触尤其深,刚进来的新矿工会挑电价最低,当他试过之后他还是觉得靠谱最重要,我觉得这一点特别重要。第二点是今年整个矿业呈现了比较建设矿场不是很好的事情,本来大家都很好吃肉,养猪的就养猪,最后大家都养猪了,最后猪肉跌了,猪还不好养。对风险和把控的认知,由于市场规模不透明,并且没有专业的机构同级市场规模的体量有多大,我们对风险的传导性非常滞后。我个人认为所有的矿场在做好本职工作之前,可以做一些相关的带来利润的工作。比如说矿机的质押和杠杆,还有为矿工做一些套期保值的业务,只有自己有矿场,你的矿机在我的场里我才可以做矿机质押的动作,不然的话风险是极大的,当然你可以从这里边补充一些能量。

    币信CEO刘飞指出,未来会有更多的资本入场,一定会把全球廉价的能源利用起来,集团化会是一个趋势,散会是越来越散,同时也会越来越集中。个人进场前,一定要先熟悉投资产品,当你不熟悉的时候中间有很多的风险你是感受不到的,不懂就要谨慎选择。

    万有算力李希希认为,关于算力与难度的关系,通常会这样影响矿工:算力上升导致难度增大,进而让矿工暂时关机,关机的矿工多了以后会让全网算力下降,那么全网难度就下降了,这个时候关机的矿工又会因为挖矿成本变低而重新开机从而获得利润,这个时候可能会吸引一些新的矿工入场,挖矿的机器多了,算力再次上升,让难度增大,以此循环。

    第三场圆桌主题为“新金融如何抢占市场”,参与嘉宾分别是创世资本丰驰、奶牛算力联合创始人王冲、HashFin CEO Maggie Lin以及视频连线嘉宾Dovey Wan,主持人为百团大战矿业峰会发起人张可淇。

    创世资本丰驰提出,我们发现互联网发展过程,我们投资的过程,从九几年到今天在区块链可以看到缩影,是加快的版本,什么时候资本主导,什么时候变成项目方的强势,什么时候需要你提供更多的附加价值,我觉得这个逻辑是跟互联网相同的。今天来看,行业快速到一级市场越来越小,大家更多的跟底层更上层交易相关。今天比较痛苦的是看不到未来很有大概率是一个高速增长的趋势,你在里边就会有很好的机会,这是我们现在迷茫的。从我的角度来讲,无论是所谓的中心化还是分布式,核心解决的问题是合适的就行,到今天没有必须要去中心化,是要更加高效。

    奶牛算力联合创始人王冲指出,矿工有两类,大矿工和小矿工,个人矿工建议大家买最早最新的高能效比机器,比特大陆的S19,或者是神马30S和30S++,可能这个货卖得比较贵了,但如果你是小矿工,你想尝试挖矿,我建议买新的机器可以多挖几年。既然挖矿就一定是因为看好行业,看好未来,我相信在未来两三年的长周期里,一定会有牛市,机器的长生命周期里收益不会差,回本,赚钱都是很轻松的事情,前提是一定要屯住币。

    HashFin CEO Maggie Lin表示,EOS的理财方式包括staking、借贷等方式,但回归到本身,选择持有EOS而不是其他币种,是要真正了解项目,并长期看涨。EOS相对于其他公链是非常有技术以及资金上的实力。在接下来的两三年内,以太坊会逐步从POW转为POS,但肯定有很长一段时间同时存在,我们持续关注看一下以太坊的进一步发展。

    Dovey Wan认为,对于个人矿工第一个关键点是不能亏钱,就是不能去开过高杠杆。2020年这次比特币减半行情跟上次2016年有着不一样的市场性结构变化,2016年比特币交易市场是现货市场主导的。从2018年开始市场已经由衍生品和期货主导了,包括国外各种合规市场如Bakkt和CME,CME合约占比占到全世界市场的20%,要去CME交易必须要是美国合格的机构。这意味着一个事情,比特币在2016年的时候是现货主导,比特币单边上涨行情的概率是更加大,大家是必须要真金白银买比特币的现货,买每天矿工的产出。现在期货主导的情况下,一旦多空比发生变化,比特币价格会做均值回归。

    本次大会以和一位重量级嘉宾压轴对话结束。金色财经合伙人、CapitalN CEO佟扬对话嘉楠科技董事会联席主席孔剑平,一起探讨未来与商业。

    关于未来什么行业或者是方向有可能成为新圈子里的商业模式,佟扬希望孔剑平给出自己的预测和看法。

    孔剑平提出,像云算力,新的金融工具,区块链金融模式,是接下来近几年会诞生的。整个区块链的分布式计算,存储计算要走的路会更长远一点,更底下的区块链达到现在这种互联网底层的价值和逻辑要走的路会更长。

    随后对于佟扬提到关于大机构的入场的看法以及对散户矿工带来的影响,孔剑平表示,专业化肯定是矿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一个行业到一定程度之后肯定会形成自己一套行业标准跟规则。我们之前用的是每个用户用CPU挖矿,后面的GPU挖矿,其实是向专业化发展的过程,但是大的矿业集团或者是集体肯定会越来越主导挖矿行业的标准和介入门槛,未来肯定会出现一批国家级,甚至是世界级的企业称为我们区块链底层算力运营商,用行业来看的话这种形势不是垄断,这属于超级阶段,是符合生态发展规律。对散户矿工而言要抱团走向更专业的道路,或者是选择云算力参与专业平台。

    此外,本次“百团大战矿业峰会丰水期之战”大会得到翼比特、币安矿池、BTC.com、奶牛算力、MCredit、贝宝金融、桂华科技、蜘蛛矿池、Morecoin、ViaBTC、Chainup、KEX的金牌赞助,和XBIT、BITMAIN、F2Pool、神马矿机、嘉楠、OKEX、币印、算力微店、芯动科技、节点资本、火星云矿、hashfin的特别支持,以及巴比特、腾讯财经、火星财经、世链财经、PANews等多家媒体的战略合作。

    百团大战矿业峰会是全球首个集结线上、线下,覆盖海内、海外的矿业系列峰会,它专注于矿业,致力于打造矿业中的行业峰会标杆,会贯穿比特币减半、丰水、枯水三大主题。比特币减半主题峰会已于2020年4月在线上成功举行;丰水主题峰会即是2020年5月23日成功举行的“百团大战矿业峰会丰水期之战”;枯水主题峰会敬请期待。

    声明:本内容系陨石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属陨石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转载时须注明“文章来源:陨石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提交成功!

提交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