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要:

    尽管加密货币行业的起起落落早已不是新鲜事,但2019年是最令人惊讶的一年。市场分析师将持续熊市的2018年称为监管清算之年,而许多司法管辖地区直到该年结束也不确定该如何对待加密货币。

    然而,随着Facebook一类大型科技巨头对加密货币的态度从封禁转向接受,2019年也成了行业卷土重来的一年。

    虽然今年某些大国之间的贸易摩擦等全球性事件的逐渐升级扭转了投资者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效用的看法,但还是有许多困难需要攻克,比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SEC)还在持续驳回每项比特币ETF提案。

    随着这一年即将结束,下文将带领读者盘点那些在2019年脱颖而出或者未能留下辉煌一笔的企业、个体和各种加密货币项目。

    赢家

    比特币的加倍成长

    2019年,比特币以及整个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喜迎十周年,这证明了中本聪的创造有相当的韧性。但在2019年年初,加密货币行业刚从所谓的2018年加密货币寒冬中恢复过来。 幸运的是,比特币以牛市拉开了2019年的序幕,到第一季度末,其价格上涨约11%。Morgan Creek Digital资产管理公司的联合创始人Anthony Pompliano与Cointelegraph分享了他的观点:

    比特币的价格在2019年大幅上涨,因为今年的净买家数量比卖家多。

    随着整个第二季度的交易量和市值的增加,比特币以165%的涨幅领跑市场,其价格从4,103美元飙升至10,888美元。此外,比特币的总市值占比从54.6%增加到65%。

    尽管市场不景气,但推动BTC持续上涨的原因之一是,人们认为,在全球不确定性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这种数字货币可以作为一种对冲工具。今年,在某些大国之间的贸易摩擦背景下,大多数投资者将比特币和黄金作为对冲工具。Pompliano还告诉Cointelegraph,还有其他促成因素:

    最重要的时刻多半是围绕着Libra的推出,以及随之而来的传统和加密货币市场的不同人士对其褒贬不一的反应。

    但是,就2019年全年来看,比特币的市场并非一片光明。在第三季度,比特币的价格大幅下跌,比特币蒸发了1000亿美元的市值,看跌的趋势出现了。所幸的是,市场努力从空头手里扭转局面,比特币不仅在季末及时将损失降到最小,还额外占领了5.4%的市场总值。最终,在所有加密货币中,比特币的表现依然是迄今为止最好的。

    与其他市场的资产相比,比特币全年的表现也完全不差。例如,尽管黄金被认为是可靠的价值存储,但自一月份以来,其价格仅上涨了17%,就算是标准普尔500指数表现十分出色,上涨了+21%,也与比特币全年的涨幅相形见绌。加密钱包Ballet的CEO Bobby Lee告诉Cointelegraph,除了价格,比特币还一直受益于几项重大技术的发展:

    由于开源生态系统的进步给比特币多头创造了2019年的大丰收。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正在提升比特币的交易能力,具有内置的用户友好功能的钱包(Wasabi和Samourai)正在改善隐私性。

    Coinbase持续扩张

    过去,Coinbase通过采取不断往交易所添加货币种类这种极具选择性的战略维持着行业声誉。作为加密货币领域的大型交易所之一,Coinbase还因为只遇到过相当少的大型黑客事件而闻名。在这一年内,其他像币安这样的主流交易所都沦为大规模安全漏洞的受害者,并导致了数千枚的比特币损失, Coinbase作为一个可靠、安全的平台脱颖而出。

    然而,今年币安也因为收购Neutrino而受到推特用户的严格审查,Neutrino是一家使用区块链收集加密货币交易数据的初创公司。对于大多数推特用户而言,收购该公司似乎有助于交易所监视客户。

    然而,据Coinbase的博客内容,公司希望在遵守适用法律的同时能支持所有资产,而收购Neutrino是这个实现这个目标的举措之一。除了收购Neutrino,自2018年以来,Coinbase非常积极将其交易所上线的加密货币数量增加了一倍,增加了诸如Dash、Cosmos和Waves之类货币,这里仅举这几个例子。

    从收购到拒绝收购,加上整个过程中获得了多项专利,币安几乎全年新闻不断。同时,Coinbases的Visa借记卡解决方案今年也呈指数增长,目前已有更多国家/地区可以使用。

    2019年5月,该公司还将业务范围扩大到100多个国家,同时使其USDC稳定币(此前仅可在美国使用)在其中85个受支持国家使用。相比之下,Coinbase去年仅在约32个国家/地区可用。该公司的积极扩张似乎是在与币安之类的其他全球参与者进行直接竞争。

    币安的进一步扩张

    不管咨询哪一位市场分析师,他们都会认可首次交易发行(1EO)已在2019年发展为一项大业务。有报告显示,从2019年第一季度到第三季度,IEO的市场需求很高,更不用说他们仅在2019年上半年就在市场上总共筹集了超过15亿美元。与1CO不同,如果IEO想要取得成功,最大决定因素就是有效的流动性,以及有什么比在一个受欢迎的交易所推出IEO更好获得流动性的方式。

    这就是为什么2019年是币安和其原生加密货币BNB历史性的年份之一

    。作为数字资产最大的市场之一,币安在交易量中占有很大份额。该交易所的表现是如此出色,以至于BNB的价格已在过去一年中增长了150%。如果把所有情况和同比增长一并考虑在内,BNB的表现甚至略胜于比特币。

    此外,币安通过推出其交易平台的完全独立的美国分部扩大了自己的业务范围。就算在美国有着巨大的监管压力,让币安交易所无法在纽约等州开展业务,但迄今为止,该公司与美国注册货币服务商BAM的合作关系也为交易所提供了一定的发挥空间。

    输家

    Facebook尚不确定在2020年推出Libra

    Facebook宣布发行加密货币Libra一直是2019年的重大事件之一。但是,在Libra作为由多种国家货币支持的稳定币推出之后,美国立法者产生怀疑,并传唤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参加了多次听证会。

    从本质上讲,Libra是由真实货币支持的稳定币,且用户在进行跨境购买、出售或汇款时手续费几乎为零。根据该项目的白皮书,Libra的总体使命是“提供一种简单的全球性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以支持成千上万用户。”

    Libra的白皮书进一步声明,它将采用“新的去中心化区块链,低波动性加密货币,以及智能合约平台”来支持约17亿无银行账户的人——这一切将通过用户使用Facebook的WhatsApp、Messenger和Calibra(专为Libra用户设计的数字钱包)来实现。

    尽管Libra雄心勃勃地计划为无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支持,但Libra项目不仅受到立法者的严格审查,而且还面临着自身的内部问题。Ballet数字钱包的Lee在与Cointelegraph分享自己的意见时,对Libra表示乐观说,尽管“美国和欧洲的立法者和监管机构都知道非政府货币对其权力构成威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自政府的反对将会越来越少”。Lee还进一步解释道:

    政府会改变立场,因为他们将会明白自己无法控制或阻止比特币。他们更愿意让公民使用中心化企业的货币,因为这些货币容易监管、监视,并于法币锚定。

    美国国会已要求Facebook暂停Libra项目的进一步开发,有些愤世嫉俗者认为,未经政府批准,该项目不会进入到下一阶段。在受到政府监管机构越来越多的审查之后,Libra的一些知名支持者,例如Visa,eBay,MasterCard和PayPal,都纷纷放弃了该项目。

    Circle的艰难一年

    2018年10月,总部位于波士顿,由高盛(Goldman Sachs)支持的加密货币公司Circle与Coinbase合作推出了Center财团。两家公司旨在凭借自己作为资金最雄厚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之一的声誉来推进加密货币的采用。Coinbase和Circle将以Center财团的名义发行名为“USD Coin”的稳定币,借此增加加密货币行业的流动性。

    今年7月,Coinbase和Circle扩大了其财团的市场参与范围,也就是说他们将允许那些对此项目感兴趣的其他金融实体单位发行USD Coin。在公告中,Centre的网站提到“下一步自然是想象一种新的全球数字货币”,其中将包括一篮子由各种稳定币支持的通证。简而言之,Centre的计划是模仿Facebook的方法来创建全球货币。

    但是,Circle在2019年间经历了一段艰难的经历。尽管Center声称USD Coin已用于清算价值超过110亿美元的链上转账,致使该稳定币获得好评,但Circle关闭了其移动应用程序,筹款目标缩减了40%,且今年5月至6月间裁员近10%。就在最近,该公司以努力简化服务为由解雇了10名员工。

    有关Circle裁员的最新消息是在公司的联合创始人Sean Neville从其CEO的职位转到公司董事会之后传出的。但是,Circle的一位代表否认了最近的裁员与Sean的职位转变有任何联系,并告诉Cointelegraph:

    这都与Sean不再担任联合CEO无关。Sean将继续担任Circle的董事会成员。

    Craig Wright的法庭之战

    早在2015年,澳大利亚籍技术专家Craig Wright声称自己是中本聪时,大多数加密货币社区的人都对此表示怀疑,完全不以为意。

    大多数人都希望中本聪的模仿者赶紧销声匿迹。但是,Wright和他的声明一直占据着整个2019年的头条。Wright声称自己在十年前发明了比特币,并与已故的商业伙伴Dave Kleiman共同开采了超过100万枚BTC。在2013年Kleiman去世后,Wright称自己把已开采的比特币放入了“郁金香信托基金”。

    然而,这位澳大利亚企业家和计算机科学家在2018年因Kleiman的遗产管理公司被起诉,涉嫌盗窃多达100万个比特币。据说过去Wright和Kleiman共同合作开发了比特币。根据Kleiman家人的说法,Wright偷走了55万至100万枚比特币,价值约100亿美元。

    这个进行中的案件最终以地方法院法官Bruce作出判决,假定Wright是中本聪,则命令他将2014年之前所持比特币和知识产权的一半转移给Kleiman。10月31日,在Wright放弃和解协议并被没收了一半的比特币和知识产权后,案件又重审了。

    除了上面提到的法庭战以外,Wright还在另一起案件中指控Peter McCormack,在该案件里,Wright提供了一些文件来证明自己是中本聪的证据,但那些文件被认为是伪造的,而他也因此受到加密货币社区的审查。此案件中,Wright控告McCormack一再声明他不是中本聪的行为这损害了他的声誉。最近,Wright提交了另一份文件,据称该文件证明了他是如何想出中本聪这个假名的。

    SEC持续驳回比特币 ETF提案

    即使美国的监管机构一直为未来批准比特币交易所交易基金留有余地,但至今,比特币ETF的每一次许可尝试都失败了。今年10月,Bitwise Asset Management和NYSE Arca一起提交的ETF提案因未能满足防止非法市场操纵的法律要求而被证券交易委员会驳回。 事实上,因为对欺诈活动和市场操纵的担忧,所有提交给SEC的比特币ETF提案均被驳回。批准ETF的主要标准之一就是建立新的基于商品的ETF的基础市场。

    如果基础市场能够抵制操纵,那么监管机构就能批准ETF。但比特币市场的复杂性似乎不太可能获得SEC的许可。尽管Bitwise的申请被一早驳回,但SEC随后宣布会再次审查Bitwise的提案。

    金融科技工具包提供商Findora的CEO Charles Lu就比特币ETF第一次被批准的实际时限和Cointelegraph进行交流:“想要SEC批准比特币的ETF提案,发起人需要提供真实价格发现的证据,而不是让SEC看到市场操控。”Lu认为,批准不会很快就有,因为SEC要求与大型交易所达成“监视共享协议”。

    2019年和2020年

    总体而言,加密货币行业在2019年显示出大幅度的增长。尽管不稳定,但比特币也展现出明显的增长迹象。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正在探索这个行业,以获取更多的投资方式。即使市值和交易量都有下降趋势,但著名交易师认为,扭转局面的机会下一刻就会出现,特别是对于比特币持有者而言。

    在2019年的所有赢家和输家中,Facebook的Libra也许是2020年最具影响力的一个。对于大多数围观者来说,看看Libra项目是否会重生并在2020年成功推出也不失乐趣。的确,就算放眼整个行业,重大的变化也极有可能发生。

    文章来源:Cointelegraph中文

    原始标题:盘点:2019年加密行业最大赢家与输家

    原始作者:Cointelegraph中文

    声明:本内容系陨石财经编辑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陨石财经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陨石财经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提交成功!

提交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