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要:上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文指出,区块链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技术”。

    截至2018年3月底,中国以区块链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数量达到456家,产业初步形成规模。从上游的硬件制造、平台服务、安全服务,到下游的产业技术应用服务,再到保障产业发展的行业投融资、媒体、人才服务,各领域各行业已经基本囊括在内,区块链产业链条已经形成。

    同时,中国已开始着手建立区块链国家标准,计划从顶层设计推动区块链标准体系的建设。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执行秘书长高斌介绍,目前区块链人才缺口待补足,“区块链的人才缺口不仅仅在技术岗位,在运营人才、管理人才、社区运营专家等方面也存在大量缺口。”他认为,“90后”已经成为产业发展的主力军,并希望“90后”能主动地去参与到区块链行业的各个环节中。

    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不是钱,也不是人,是认知。认知是这个世界最难的事情

    时代在抛弃一个人的时候,屁都不会放一个。很多人都以为自己能超越这个时代,事后证明,绝大多数人都是乌合之众。在投资这件事情上,我们跟大妈是没有区别的。一个人能挣到钱,无非因为三点:大环境的转变给予了他历史性的机会,他自身选择的方向顺应了时势,最后就是德财配位。这最后一点是别人左右不了的,跟自己有关系。前面两点是大家可以选择的。别看好像这两点没有什么不一样。其实区别很大。

    每一个人的认知都是有局限的,尤其是在自以为是这个领域,大家都很容易被自己知道的信息蒙骗,因为信息永远是不对称的。

    2000年的互联网股票泡沫大家都听过了,但是具体是什么样子呢?让我们重新复盘一下:上世纪1990年年中,美国经济陷入低迷。制造业没能完全恢复,而向服务型经济的转变也漫长而痛苦。那时的硅谷一片萧条,日本眼看就要赢得半导体之战。各位大佬还是小屁孩,互联网也还没起飞,一方面因为它的商业用途受到限制,另一方面是缺少好用的软件,比如浏览器。

    直到马赛克浏览器在1993年11月由官方发布,大家才有了上网的途径。马赛克后来更名为网景,并在1994年后期发布了自己的浏览器——导航者(Navigator)。导航者迅速被接受,1995年1月开始,从占浏览器市场20% 到占80%,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甚至在1995年8月公司还没有盈利的时候,网景就首次公开募股。在5个月内,网景股票从每股28美元猛升至每股174美元。

    其他科技公司也是一片繁荣。1996年4月雅虎公司刚上市就估值8.48亿美元。亚马逊紧接着也在1997年5月以4.38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到1998年春天,每家公司的股价都翻了两番。这些公司的收益是非网络公司收益的数倍之高。

    很多公司为了在发展初期快速获得用户资源,不惜选择以亏损换取市场份额,当时”快速变大”的口号正是这一模式的反应。除了直接联系发展客户还有各种电视广告、平面广告、活动赞助等,甚至有公司为了加深用户印象,起了一个单纯而又无意义的象声名字——对!我说的就是雅虎,Yahoo!。

    市场充满无限想象空间,大量资金迅速的介入,同时一种新的模式迅速兴起:任何提出了新颖概念的公司,经过风险资金前期的包装推向市场之后都会获得热捧,然后趁热打铁直接登录资本市场,公司在获得发展所需大量资金的同时,初始的投资者也完成了退出,创始人、风头借此赚的脑满肠肥。而这种赚钱效应,又反过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初创企业入局,只要你能把故事编完,就能获得抓取大把财富的机会,甚至发展到后来就算你没故事,急于逐利的各路资金也会帮你编一个故事,然后赶紧推向市场变现。

    就这样,伴随着资本的追捧,泡沫越吹越大,互联网经济进入了新千年,但是2000年的互联网行业并没有迎来新气象,反倒是遭遇了千年虫的打击。千年虫的出现让人们意识到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还只是处于初期,很多模式还不够成熟,很多问题也没有解决,最重要的是2000年开始由于烧光投资人的钱导致公司倒闭的消息也显著多了起来,人们的热情转而变得理性、谨慎、甚至恐慌,政府也开始整顿过热的互联网经济。最终在2000年的时候互联网泡沫破裂了。

    到今天为止,大家对前面这样一个故事是不是特别熟悉呢?里面的名字换一下,把网景换成比特币,把亚马逊换成以太坊,把雅虎换成波场。这不就是区块链刚刚发生的故事吗?

    我们就要再复盘一下区块链的发展历史。首先我们要想一想现在的互联网是一个什么样的互联网,是一个信息互联网。本质上是通过一个媒介载体连接信息不对称的两端。所以这个时候其实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信息的分发最终会导致垄断性平台的诞生。为什么?因为既然是一个媒介,那么就意味着信息必须高度集中才会产生高效率以及低边际成本,直到达到瓶颈位置。所以才会出现中国的BAT,美国的FAANG。

    这个时候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近代人类社会发展史。我们讲工业时代,任何企业都有边界,当规模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出现不经济的现象。因为在工业经济的环境里,商业的扩展,它的边际成本也在增加,总有增加到一个你不经济、不具成本效率的边界。

    工业制造业在全球最典型的代表性企业叫 GE,通用。18年6月GE被剔除出了道琼斯指数。为啥呢?因为它不具有代表性了。GE 的市值最高到过 6000 到 7000 亿美元,这就是工业制造业里市值最大的公司,服务1亿人口,5000亿美元左右的市值就差不多了。到了互联网时代的公司,苹果就已经成为了 1 万亿美元级别的企业,Facebook 服务 20 亿人口,腾讯服务了12亿人口。

    在工业社会工业经济状态下,很难想象一个商业机构能够服务这么多人,这个公司一定会垮掉。因为边际成本太高了。可是互联网企业就可以做到服务10亿到 20 亿人,因为它边际成本大幅度降低了。

    互联网毕竟还是一个中心化商业组织,是要赚钱的。所以不管Google,还是中国的滴滴,都会抽取交易双方的中间费用。所以看似免费的互联网实际上都是付费的。只是隐性付费。比如用微信,就经常会在朋友圈给你推送广告,谷歌90%的利润都来自于广告。就更别说其他的互联网企业了。

    区块链的出现就是把这个互联网中介机构取消后,边际成本就无限趋近于零了。这个时候,我们就发现了区块链的本质,也是互联网,只不过变成了价值互联网。简单来说,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每个人都来做网络价值贡献者同时也是网络价值受益者。

    当每一个人都变成节点参与进网络中来的时候,就带动了边缘计算的能力。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比特币挖矿最早只需要普通的电脑CPU还有GPU就可以发展起来了,每一个参与的挖矿节点都没有使用多余的资源,而是用自己闲置的硬件系统、带宽还有电力来顺带参与挖矿,带动了比特币的发展。

    我们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看到了无数的区块链项目倒掉,短炒、割韭菜、暴涨暴跌、炒概念无实际应用场景。这些都没有遵循区块链真正的价值运作,所以最终,我们会见到这些项目在历史中消失。但是请大家不要忘记,在2000年互联网熊市到牛市的转折点,我们见证了亚马逊、谷歌的崛起。

    大佬之所以成为大佬都有一定的偶然性,因为认知都是快速迭代的,我们看到一个大佬赚钱其实不难,只要把握住了时代给予的机会,但是我们看到大佬持续赚钱,那一定是因为他们反复的清空自己的认知,不断拓宽自己的认知边界。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改变自己未来的机会本就很少,所以当一个机会产生的时候,我们允许自己可以不参与,但是绝不允许自己不知道。拉矿工作为一家集区块链硬件设备销售、托管、数字资产委托交易于一体的数字资产管理服务平台,非常乐于与您探讨行业资讯,请不吝赐教

    文章来源:金色财经

    原始标题:人民日报整版发文三问区块链

    原始作者:人民日报

    声明:本内容系陨石财经编辑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陨石财经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陨石财经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提交成功!

提交失败